Loading…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_TOM汽车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
汽车公社    2021-03-16 16:39

当下的汽车产业正从关注“更快和更强”转变为“更加可持续和智能”,这对于软件程序开发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培养一种心态,这种心态可以跨越科技和汽车两个世界,且需要不断适应高速变化的软件技术更新趋势。

作为大众汽车沃尔夫斯堡一所软件编码学校的校长,马克斯·森格斯(Max Senges)承担了这家欧洲老牌汽车软件革新的重要使命,当然,这位前谷歌研究员也为大众集团夯实新四化转型奠定了软件人才培养的一块重要基石。

现在,森格斯将美国硅谷富有远见的激情带到德国,和并肩作战的团队成员一起,为大众集团自上而下的软件转型注入新的活力。而其身后,是沃尔夫斯堡超过30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和多个全球体量的伙伴项目,以及大众汽车追赶特斯拉、抗衡谷歌及苹果等一众科技公司的技术野心。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

这所扎根在沃尔夫斯堡的应用型学校名叫“沃尔夫斯堡42程序员学校”(Programmierschule 42 Wolfsburg),森格斯则是这所学校技术与商业化应用变革的推动者。它位于沃尔夫斯堡的一座新建筑内,借用附近工厂的红砖厂房,还设有开放式工作区进行产学研协作。

新式学校配备了虚拟现实的先进实验室和3D打印机,用于制作汽车零部件的原型,课程计划从今年5月份开始,第一批将有150名学生参加,到明年年底将增加到600人的规模。

在谷歌工作了十多年的森格斯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当下的汽车产业正从关注“更快和更强”转变为“更加可持续和智能”,这对于软件程序开发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培养一种心态,这种心态可以跨越科技和汽车两个世界,且需要不断适应高速变化的软件技术更新趋势。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

虽然大众汽车是当下销量和营收规模最大的汽车生产商之一,但这家来自德国的汽车巨头正与后来者特斯拉等新兴公司火拼,为了抢滩新四化的蓝海,不被时代大潮抛下,以赫伯特 · 迪思(Herbert Diess)为首的改革派领袖正试图推翻传统燃油时代的管理架构和技术路线。

据麦肯锡估计,大众汽车目前拥有雄厚的财力和庞大的技术转型计划,未来几年将面对高达4000亿美元的创新机会。

当然,大众的管理层依然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些挑战,迪斯经常引用诺基亚的起伏来警醒集团内部的所有员工,他也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了以诺基亚为戒、实施创新的重要性。

大众汽车最大的障碍,可能是其根深蒂固的内部文化,一直以来,公司的架构都是围绕为期七年的汽车周期而建立。在传统逻辑和价值范围,大众的生产线和技术经理几乎完全控制着每一辆新车的生产内容,而集团强大的工会则更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几乎对内部的每一个决定都进行利益权衡。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

显然,大众的这种结构曾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成功覆盖了全球 100 多家工厂和一系列繁复品牌的管理,但它不适合当下处理大量数据并不断调整代码的软件时代。正因为此,这家德国巨头最初的转型并不顺利,瑞银集团(UBS GroupAG)的一份报告指出,从软件角度来看,大众在新四化转型领域的创新比特斯拉落后多年。

当然,集团内部并非所有人都认同现任高管们的创新自信,很多员工甚至对集团本月即将更新的电气化计划表示怀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有充满希望的里程碑。

时间回溯到一年前,以迪思为首的领导班子为抢救一系列的软件失误而伤透了脑筋,部分核心车型的上市计划也因软件层面的纰漏而不断延迟,这也让业界对这家制造巨象的软件创新进程持怀疑态度,这样的信任裂痕至今尚未全部痊愈。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

在软件变革方面,传统汽车制造商想要缩小与特斯拉的技术差距,需要实现质的飞跃,这一点,仅仅增加新技术相关的员工数量是不够的。另一方面,作为竞争对手的特斯拉也在大跨步地寻求适应数字时代的巨变,而大众汽车自己也成立了自己的软件部门,东瀛丰田也在技术基金的扶持下密集投资了多个新四化转型的初创企业。

除了沃尔夫斯堡42编程学校的建立,还于去年新设了名为Car.Software Org的软件部门,拥有约4000名员工,致力于车载数据流和云系统的技术研发和更新。根据大众自己的计划,内部开发的软件份额未来将从目前的10%提高到60%——

“软件将是汽车的'大脑',我们不想让这一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核心技术储备让给其他第三方或供应商,我们甚至认为,软件维度的竞技可能是未来五到十年汽车行业最重要的决定性竞技。”

为了与特斯拉赛跑,大众自己培训程序员

在最新的五年投资计划中,即使总体预算保持不变,大众汽车在数字化方面的支出也翻了一番,达到270亿欧元。虽然这对于一家传统制造商来说代表着巨大的资源,但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一年的技术开支却和这一数据差不多,想要与这些科技巨擘终极PK,传统汽车制造商需要投入的财力和物力还有很多“巨坑”要填。

就拿大众Car.Software来说,它最初被设想为一个灵活敏捷的独立部门,但内部竞争却让其运营和发展步入困境,引发了多名高级软件专家的离职。这样的现状让大众不得不改变其软件创新的落地策略,最后不得不做出新的决定,技术维度的创新由奥迪品牌引领。

虽然大众的汽车软件部门与集团工会签订了新的一项劳工协议,规范工资和员工工作时间,但就在内部整顿的同时,苹果的汽车项目正紧锣密鼓地向前推进,而Waymo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技术储备也一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