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科技 娱乐 体育 明星 时尚 游戏 旅游 生活 母婴 营销 邮箱 商业 视频 财经 健康 段子 消费 汽车 购物
首页 > 汽车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华晨宝马: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影响的一座城市与一条供应链

汽车 盖世汽车网    2021-12-20 15:11

2021年12月,我又一次来到华晨宝马沈阳大东工厂。

25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大东工厂距离我儿时的家直线距离只有7公里,小时候我经常和玩伴们一起跑来这里,在路边的沙坑里拣几块瓷片,那时这块地因为另一个工厂而被称为“陶瓷厂”,旁边是因一个几十米深的采沙坑被叫做“沙子矿”的另一个玩耍去处。我们总会在放学后跑到这里,为的就是享受滚下沙坑的乐趣。那时旁边水深刚刚没过脚踝的小水沟里还能经常捞到小鱼和小虾,它们被对着太阳举起时几乎透明的身体直到今天还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到了我十几岁的时候,这个城市的国企员工开始大规模下岗,生存与环境之间的悖论被丢到了一旁,一座座小作坊拔地而起,昔日的车间主任或是班组长、今天的工厂主们为了生计哪里还顾得上环境。于是这个城市天空的颜色变了:灰中带黄,那是沙尘与工厂烟囱中排放的烟气混合而成的颜色。天空仿佛扣了一个灰黑色的盖子,每天到家时我的鼻孔里都是极为细小的黑色粉尘。那时,铁西工厂所在的铁西区有着粉色的天空,那是化工厂与其他金属加工厂排出的烟气混合而成的颜色。艳粉街,这条街道的名字随着艾敬的歌而被国人所熟知,但是在它被大江南北传唱的时候,却很少有人会关心这座新中国曾经最大的工业城市的市民们每天呼吸着怎样的空气。

我们可以想见,从慕尼黑飞来准备在这个城市打造华晨宝马的德国人们面对2003年沈阳的空气质量时会有怎样的感受。而那一年,已经是沈阳在空气治理上花了大力气之后取得极大改善的结果——在113个国家环境保护重点城市中排在第28位,在它前面的都是山西与河北那些正在疯狂挖煤的城市。

沈阳是中国的缩影,中国又是世界的缩影。环境问题,早已成为全球共同关注的问题,在当时的中国更是令政府与企业、民众头疼的问题。好在,宝马将自己在全球行之有效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及一系列措施带到了沈阳,从华晨宝马开始尝试一点一滴的改变。

华晨宝马,延锋,华晨宝马

2021年宝马在中国绿色电力交易量居全国首位(图片来源:华晨宝马)

17年过去了,在《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2020可持续发展报告》中我们可以得知,华晨宝马再次蝉联“汽车企业绿色发展指数”头名,并连续第四年获得“国家级绿色示范工厂”荣誉。目前,华晨宝马沈阳生产基地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已达100%,在2020年产量同比增长12.3%的基础上,华晨宝马实现了单台生产CO2排放量同比减少了7.5%、比2016年减少84%的好成绩。与2019年相比,华晨宝马2020年单台生产能源消耗量同比降低7.4%,单台生产水资源消耗量同比降低17.9%,单台生产废弃物处置量同比降低近60%。物流方面,78%的整车可全部或部分通过铁路运输,较2014年出厂物流运输二氧化碳单车排放量降低51.3%。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博士当时表示:“我们将通过巩固价值链可持续发展管理,以最前沿技术及创新赋能可持续发展,利用业务优势助力解决行业、社会和全世界面临的迫切问题,为本土社区和中国社会作出更切实的贡献。”

华晨宝马,延锋,华晨宝马

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徳博士(图片来源:华晨宝马)

与此同时,沈阳在2020年全国雾霾城市排名中也来到了第48位,排在它前面的包括天津、北京、武汉、西安、南京、成都、哈尔滨这几个直辖市与省会级城市,可见沈阳在环境治理方面付出的努力以及取得的成绩。也正是由于多年来在这些方面的成绩有目共睹,铁西区还被联合国人居署授予了“2008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昔日粉红色的天空再也不见,昔日轰隆隆的机器运转声也消失不见,铁西区早已今非昔比。

时至今日,华晨宝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再次宣告了新的目标,助力宝马集团实现“到2030年,在汽车使用阶段减少50%碳排放,车辆全生命周期内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19年降低至少40%,供应链二氧化碳排放量较2019年降低20%”的可持续承诺。正如宝马集团董事长齐普策所说:“BMW的使命是生产最绿色的电动汽车,我们将在汽车全价值链中降低CO2 排放。 这就是BMW的不同之处。”

华晨宝马,延锋,华晨宝马

宝马沈阳生产基地挥发性有机物减排(图片来源:华晨宝马)

在降低原材料碳足迹这件事上,BMW针对钢、铝以及动力电池的正极和负极材料等排放密集型原材料制定了透明化的采购方案,并将原材料供应商的可再生能源使用情况纳为是否与其签订新合约或延长现有合约的重要考量因素。部分铝锭供应商通过在上游电解铝和铝锭生产过程中使用可再生能源,能够在2021-2023合同期内减少 36万吨二氧化碳排放。

在原材料循环利用方面,BMW在原材料回收再利用、动力电池回收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果。在这里有一个知识点需要告诉大家:每回收一吨钢材,可以减少1.4吨的二氧化碳排放;每回收一吨废铝,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更是多达12.9吨。通过与钢铁供应商合作创建的企业首个再生钢闭环生产系统,BMW于2020年共计实现45000吨钢材的回收与闭环生产,达成了废钢100%回收再利用的目标。与此同时,BMW也开始与供应商合作进行废铝的回收再利用,并致力于在宝马第五代动力电池生产中使用100%再生铝。通过与电池供应商的合作,BMW在2020年于中国回收废旧动力电池数量达到了4347个,总重量达到98261千克,镍、钴、锰的回收率达到了98.5%。

华晨宝马,延锋,华晨宝马

宝马在中国首个再生钢闭环生产系统(图片来源:华晨宝马)

华晨宝马大东工厂的涂装车间给了我们更多的惊喜。在车企的四大工艺中,涂装车间的用水量占到了整个工厂生产用水的80%,大东工厂2019年的生产用水达到了13万立方米,涂装工艺的用水量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在华晨宝马的努力下,涂装车间从2019年至今已经实现了能源使用量降低8%、用水量降低56%、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减少76%的优异成绩。涂装车间废水回用的数据显示,2020年的中水回用数量为3万立方米,2021年6月便已经达到8万立方米,明年4月这一数据将提升至13万立方米,届时生产用水的大户也将成为回收利用的大户。

涂装工艺的用电量占到工厂生产用电的40%,这又是一个与能源相关的老大难问题。在华晨宝马,“国家级绿色示范工厂”在可再生能源使用方面早已将其作为降低整体二氧化碳排放的重中之重。自2019年底,BMW沈阳生产基地已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电力供电生产。今年9月,BMW 于中国首次绿色电力交易中一举达成了27.8亿千瓦时的绿电交易,采购量占总交易量的35%,居全国首位。

在大东工厂,我们看到专用铁路即将完工,未来下线的车辆将不再需要用卡车转运到十几公里之外的火车站,而是可以直接从工厂通过铁路发往全国各地,并从大连港通过海运发往世界各个市场。在物流这个降低碳足迹的重要环节,魏岚徳博士表示宝马正在通过铁路代替公路运输,也在尽可能减少空运的次数,还在考虑使用电机驱动船来推动清洁海运的发展。在传统的公路运输环节,宝马也在试点采用电动卡车进行运输,希望能够在现有技术可行的情况下采用更加环保与绿色的方式来运营物流体系,“最终实现在商业需求和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完美平衡。”

统计数据显示,一辆传统燃油车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中,燃料生产环节的碳排放占比9%、燃料使用的碳排放占比76%,零部件制造占比14%、整车制造环节仅为1%。从这个数据不难看出,车企的减碳绝不仅仅是在自家工厂内做文章便能达成的目标,只有与供应商携手打造可持续的汽车供应链才能真正完成汽车产业绿色转型。曾经掌管过宝马全球供应商体系的魏岚徳博士对这一点尤为看重,“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企业,BMW始终坚持将可持续发展理念贯穿至其生产运营中的各个环节,致力于将从供应链、整车生产到产品终端全价值链中的碳足迹降至最低。面对前所未有的环境挑战,我们将坚持与供应商伙伴合作,在供应链运营管理中实践可持续发展战略,全力支持中国绿色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目标,助力世界迈向更加绿色的未来。”

与全球其他市场一样,BMW在中国建立了一套完善的供应商可持续管理体系,从环境、健康和安全、社会责任、气候变化、财务风险管理几个方面对供应商进行标准考核。在筛选供应商伙伴时,魏岚徳博士与华晨宝马坚持四个标准:“首先是质量,其次是创新,第三是灵活性,第四才是价格与成本效益。在这些传统的供应商选择标准之外,我们又增加了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只有供应商具备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能够满足BMW的要求才能成为我们的合作活动,我们还会在与供应商的合同中进行明确规定,并做好为他们的可持续发展相关举措支付更高价格的准备,这是我们作为主机厂愿意承担的责任。”

为了实现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BMW面向一级到N级供应商发起了“供应链气候变化倡议”,并成立了供应链可持续发展管理项目组,专注于碳信息披露、能源使用效率与绿色能源使用三个方面,确保能够与更多供应商共同实现绿色低碳转型。魏岚徳博士强调:“一辆汽车的生产过程中有75%的价值实在供应链环节创造的,我们在看待一辆汽车的价值创造过程,并不能单纯的看主机厂的生产环节本身,因为这是我们自己可以去控制的,相对能够更容易变得更绿色,更可持续。但是在全价值链中,生产环节占据的比例较少,如果我们自己实现了100%的绿电使用就四处宣传是自欺欺人的,我们认为要想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全价值链上的每个环节,包括供应链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BMW作为主机厂,我有责任和义务去推动供应链的绿色转型和可持续发展。”

在提高供应链碳排放量透明度的过程中,BMW为供应商伙伴开发了定制化的工具包并提供一对一培训,帮助他们在第三方平台上披露碳排放相关数据。在试点项目中,BMW与 20 家选定的一级和二级供应商合作开展了第三方专业人员现场审核,并在审核结束后为每一家供应商提供了总结报告和能效提升、碳减排的措施清单,内容包括管理改进、设备升级、流程优化和意识宣传等。目前,20 家试点供应商已经为未来进一步提升二氧化碳排放数据透明度做好了充分准备。

厂址与华晨宝马大东工厂与铁西工厂几乎距离相等的金杯延锋从2018年开始成为宝马主要的汽车内饰、门板与仪表盘供应商之一,截至2021年底将向华晨宝马累计交付仪表板超300万台、门板超200万台。金杯延锋的唯一客户便是华晨宝马,其可持续发展战略与宝马保持同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华晨宝马,延锋,华晨宝马

沈阳金杯延锋汽车内饰系统有限公司冲切设备(图片来源:华晨宝马)

在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金杯延锋依托宝马对供应商可持续发展的严苛要求,通过绿色、低碳、循环的发展路径力争在2040年全球范围内实现碳中和。为了这个目标,金杯延锋不仅制定了全面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设立了跨职能、跨业务的专门环境治理机构,还结合自身实际,针对宝马供应链二氧化碳减排的原材料、循环型与绿色电力重点领域优先布局,推动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转型。

与华晨宝马一样,金杯延锋在原材料领域使用再生材料,通过轻量化设计为产品减重以降低能源消耗。在工艺方面,金杯延锋在喷涂过程中利用水性喷涂与废气处理系统,有效地减少了有害物质的挥发并降低了挥发物浓度,实现了环境友好型生产。在能源方面,金杯延锋将在2022年1月1日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电力供电生产,预计每年可同比减少碳排放1.56万吨;同时,通过更换照明系统,金杯延锋在2021年也将减少915吨的碳排放。

和华晨宝马其他供应商一样,金杯延锋在实现绿色生产过程中也得到了宝马的大力支持,一系列的技术支持被输送到了金杯延锋:发泡注塑SGI工艺原本为宝马德国内部生产,5系国产化后,金杯延锋在宝马提供的经验帮助下实现了该工艺的国产化;汽车内饰件轻量化过程中,金杯延锋在宝马的支持下开发并首次实现注塑和热压一道工艺的技术落地;宝马首次在未来车型上应用轻量化产品替代金属产品的技术后,金杯延锋借鉴了其先进经验进行研究,并投入到未来产品的生产中……与此相关的技术此后还将由宝马继续提供给金杯延锋。

金杯延锋只是华晨宝马400家供应商中的一员,在它身上我们能够看到华晨宝马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的努力。在通往碳中和的道路上,或许会有供应商追赶不上华晨宝马的脚步,但是华晨宝马并不会以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形式选择断腕。正如魏岚徳博士所说:“BMW坚持和世界上最优秀的供应商伙伴合作,我们自然会设定一系列的标准。与价格相比,可持续发展是我们更为重要的考核指标。达不到标准的供应商,无论是在下一轮的采购还是在提名方面,可能都会受到影响。当然我们不会搞一刀切的做法。我们一辆车有25000个零部件,整个供应链的二氧化碳减排要分摊到这么多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需要经过严格测算。我们会通过海量的计算,为不同的供应商提供具体的减排目标,也会和供应商一起商量具体的减排办法,共同应对可持续发展的挑战。

【以上内容转自“盖世汽车”,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盖世汽车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61HSS

责任编辑: 4161HSS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
Copyright © 2018 TOM.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雷霆万钧版权声明
违法信息/未成年人举报:010-85181169     举报邮箱/未成年人举报:jubao@tomonline-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