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通用汽车中国前瞻设计中心开放日媒体专访_TOM汽车
首页 > 汽车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通用汽车中国前瞻设计中心开放日媒体专访
汽车 pcauto    2021-07-07 13:14

2021年7月5日,上海

受访领导:

通用汽车中国及国际部设计副总裁潘凯斯(Ken Parkinson)

通用汽车中国前瞻设计中心设计总监施浩廉(Harry Sze)

记者:我们一般说到现在好的设计会说特别有未来感,您认为未来感是什么?关于年轻设计师,我理解前瞻设计就是活在未来,一个年轻人要想成为优秀的设计师,请问您的建议是什么?

施浩廉:在科技快速发展的今天,特别是有了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技术之后,大家更多的把未来感这个词跟技术关联在一起,很多时候人们为了凸显未来感会刻意做一些设计,我们认为未来感并不是靠刻意的设计去体现的,应该更偏自然的状态。比如前几年我们看到《创:战纪》这部迪士尼的电影作品,它用蓝光来体现未来感,但现在来看已经有点过时了。对于未来感我们的观点是,不去过多的标签化,因为标签化的同时会限制设计。我们需要关注品牌,关注产品的内核本质,思考如何与消费者建立情感连接,并真正满足他们的需求,这些才是未来感的前提。同时我们要去观察并研究消费者的不同背景和习惯,从而创造不同的体验去吸引他们。未来我将采取更大胆的方式去实现所谓的未来感,因为我们希望能够突破自己的想象。

潘凯斯:我们年轻设计师身上体现的正是未来感。我对希望他们能挑战传统,挑战老一辈设计师的想法,真正激发出自己的潜能,从而打造出最具未来感的设计。但这样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大量的实践积累。我们常说年轻设计师的前150个手稿是纯粹在积累经验。施浩廉和我会基于我们的经验给到他们更多的指导并指明方向,帮助他们不断的优化和完善自己的设计。具有未来感的设计不单单要好看,也要实用。这反映出设计背后大量的工作,融合了创造力和洞察力。

潘凯斯:对于第二个问题,首先设计师要基于扎实的功底,不断努力去完善手稿,这是设计师的基础以及核心技能。同时,设计师还要善于与雕塑师沟通并表达自己的想法,使自己的创意得以呈现。当我还是个年轻设计师的时候,有一次我将自认为非常完美的手稿交给我的雕塑师,但当我看到模型的时候我发现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效果。雕塑师告诉我这是完全按照我的手稿去做的。这让我反思如何才能准确地表达创意。我认为年轻设计师不仅要会画画,还要与同事们充分沟通,准确地传达自己的设计语言,这样油泥师、塑模师才能基于平面手稿呈现立体的作品,而设计师也能在创作的路上越走越远。

施浩廉:我喜欢用体育来类比设计,很多体育明星给我带来启发。有人说你要练习一万次投篮才能投出科比这样的水平。同理,设计也需要大量的积累与沉淀。你还要思考自己创作的动力在哪里。是荣耀和赞许吗?很多运动员在取得优异的成绩后依然会投入大量的训练,维持高竞技水准,这正如一名优秀的设计师发自内心热爱这份事业并且坚持创作。

————————

记者:通用汽车中国前瞻设计中心在升级前主要聚焦于前瞻相关的设计工作,升级后的主要任务有没有变化?能否详细介绍升级之后设计中心的面积、功能、设备、人员储备等?未来设计中心是否会参与到全球产品设计中?

潘凯斯:我们期待设计中心在目前工作的基础上,能拓展项目的深度和广度。北美总部对于中国团队给予了厚望。他们希望我们可以身处中国市场,反馈更为深刻的中国市场洞察,从而影响全球设计。我本人也希望他们不断带来新的发现。

施浩廉:我想补充一点,我们希望中国市场能给全球设计带来更多灵感。中国市场不单单只是速度快而已,它具有多元化的特质。虽然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设计是快餐化的,但也颇有一些展现深度洞察的作品。在过去的15至20年间,计算机等科技的发展给整个市场带来翻天覆地的变革,我非常看好这种发展带来的新设计趋势。上一次通用汽车全球设计副总裁辛科(Michael Simcoe)来中国时和我们提到,他期望中国团队能够带来激发全球团队灵感的作品。

全新升级的通用汽车中国前瞻设计中心拥有五千余平方米的全新创意空间,开发能力实现翻。我们新增了色彩与材料工作室、油漆车间、沉浸式虚拟评审室以及第二油泥铣削平台等设施。同时,原有的油泥铣削平台、虚拟现实评审室、天光平台等设施也同步完成了升级。在升级设计中心的时候,我们就在思考环境如何能给设计师们带来灵感。

设计中心有许多将功能与设计感完美融合的区域,例如“廷”,其向上内收的天际光幕能模拟日光的变化,烘托出自由和谐的公共空间。要知道这里几乎是不透光的室内环境,我们通过将楼顶提升,增加可以调色的灯去模拟自然光,这反映了我们希望以自然光源,让所有设计师和工作人员体会设计的本质的东西。“交响之门”由连接“动”与“静”的27扇落地旋转玻璃门构成,区隔了油泥区和创意区。只要将门关上便可以给创意设计师们一个宁静的环境,而打开的时候又可以让设计师们亲眼看到他们自己的作品渐渐成型。这对很多设计师来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很多设计中心没有这样灵活的空间布局。

潘凯斯:关于未来的项目,我不能透露细节。我可以说的是中国团队是属于全球设计大家庭的,全球对我们的期望是更好地传递中国市场的声音,以及中国消费者的声音。很多未来的项目不仅仅涉及我们在中国市场销售的产品,可能是面向全球市场设计的产品。

————————

记者:我非常喜欢30年代到60年代美式汽车的设计感。从那个时代一直到2000年左右,欧洲的设计、日本的设计、北美的设计,都各有各的特点。但随着新能源时代和5G时代的到来,所有产品的设计都有一定趋同性,请问潘凯斯先是如何看待和适应这种变化的?

潘凯斯:我们一直在努力创造独一无二的作品,但是有很多因素会影响设计的发展,比如碰撞测试的标准和空气动力学的要求。设计必须要考虑方方面面,这也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多挑战。对一个汽车设计师来说,我们会比非从业人士看到更多设计的优缺点。而要体现独特个性就必须要找到设计与每个品牌的吻合之处,即本质的特点,这也是使品牌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我们需要不断和各个部门通力协作,比如工程部、质量部和负责空气动力学的部门等等,以确保我们的设计既美观又能满足安全、性能等方面的需求。这是长期合作的结果。

————————

记者:现在在特斯拉在新能源车领域一枝独秀。 Apple Car也备受期待和关注。这两家公司与其说是汽车公司,不如说是科技公司。对于通用这样传统的汽车公司,你们是如何利用大数据来了解用户需求并开展汽车设计的?

施浩廉:通用汽车在多个领域都基于海量数据进行分析,设计领域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基于调研采集了许多数据,如何解读数据是关键。我们不仅需要定量的研究,也需要定性的研究。比如,中国文化有自身的特点,这不完全能通过定量的研究去理解。前瞻设计往往需要我们看得更远一些,以推动社会进步为着眼点,积极思考未来的出行模式。如果完全被数据所驱使,我们就会陷入被动应对的局面,无法主动引领趋势变化。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和定位,没有优劣之分,这体现了市场多元化的特点。通用汽车有非常深厚的积淀和底蕴,这是我们的特点,也是我们掌握更多未来发言权的机会和优势。

————————

记者:我们看到目前的智能纯电动车在设计细节方面非常相似,包括封闭式的格栅等显而易见的同质化。我个人并不认为这些汽车的设计师缺乏想象力,而是考虑到工程上的可操作性、成本等因素造成一些限制,他们不得不做出妥协。您认为这种设计的同质化是市场选择的最好结果,还是存在突破的空间?

施浩廉: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的确,由于工程方面的限制和市场的主导,设计师不得不压缩创作时间和空间。而技术的变革给我们带来全新的机遇。从特斯拉开始,我们看到了全封闭的格栅。但如果大家都去做封闭式设计,那它将逐渐成为市场通用的做法。我们希望我们的团队希望能挑战既定的设计思路,发出一些不同的、更独立的声音。多年前,我们就已经预料到电动车设计将明显同质化,消费者在某一阶段会开始厌倦千篇一律的电动车造型。如何引领下一个汽车设计的潮流趋势是我们关注的课题。作为前瞻设计中心,我们将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探索中,找到正确的创作方向。其中就包括您刚刚提到的前脸设计。此外我们还将探索车尾部的设计。因为新能源车不受空间的约束,车内空间的设计也将是我们在未来思考的方向。

————————

记者:你们设计的是面向未来的汽车。当决定把方案进行量产的时候,请问是怎么与量产部门进行沟通的?

潘凯斯:我的工作覆盖两部分,一部分需要和施浩廉先生共同探索前瞻设计,另一部分则是偏量产车的设计,即关注泛亚设计中心关于量产车的设计,其中最关键的是与各个部门之间的沟通。比如工程部门讨论到新能源时还会涉及电池、空气动力学和生产制造,这是一个团队协作的过程。其间会产生大量的沟通和实践,我们认为设计不单单是设计部门的事情,通用内部的每个团队也都深知设计的重要性,因为设计对于消费者以及促使通用成功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施浩廉先生的团队跟前瞻设计中心的工程团队有很多的沟通,确保设计能够符合未来工程发展的趋势。我们希望工程部门能够一起加入到项目中,一起推进新的设计的实现,这是一个团队共同协作的状态。

————————

记者:我们一直在讨论电动化浪潮来了这个问题,举个具体的例子,为了容纳更大的电池我们需要把轴距加长,轴距加长操控会变差,请问通用设计团队和工程团队怎样协调这个问题?

潘凯斯:汽车设计很多时候是在寻找平衡。对于电动车来说里程非常重要,就像发动机和变速箱对于传统燃油车的重要性一样。从设计的角度来讲,我们需要在操控、续航里程以及造型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有时候不同的需求之间会产生优先级,我们相信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平衡点。以您刚刚提到轴距变长为例,我们可以把车辆设计的宽一点,使电池包的容量大一些。在新科技加持之下,未来某一天我们或许会创造出崭新的设计、崭新的轮廓。唯有找到中间的平衡,才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

记者:请问通用汽车接下来有没有规划拥有古典驾驶乐趣的车型,比如说两座小马力轻型跑车?这些在电动化时代应该是基本绝迹的,有没有可能在新的技术之下再现长长的车头和只有两个座位的轻型小跑车?

潘凯斯:我有一辆1978年的科迈罗RS SS,停在底特律的家中,我特别喜欢这辆车。从通用汽车的角度来说,我们一直在探索新鲜或者受欢迎的设计,而不用受到过多的限制。我们希望通过各种方式去激发灵感,现在还不便于透露未来产品的规划。

————————

记者:关于培养本土化人才,有没有某一领域是设计人才特别稀缺?刚刚在发布会听到通用要举办汽车设计大赛并吸引年轻设计师,在吸引人才方面你们有没有一些内部的培训或者成长体系可以透露一下?

施浩廉:我们一直都投入大量精力,吸引人才,培养人才。我们的前瞻设计中心是国内比较少有的可以做到一站式、全设计功能覆盖的设计中心,从创意设计到实体模型都能在这里完成,很多设计中心是没有这样的功能的。从人才的筛选来角度,我们会看重很多设计以外的技能或想法。我们有一位色彩和材料设计师拥有自己的时尚品牌,还会自己探索新材料的应用。在用户体验设计方面,设计师不能只会做App,要想的更远,同时需要有丰富的经验,比如从心理学的角度捕捉消费者需求,从而优化用户界面设计,这是我们非常看重的。

通用汽车内部有完善而独特的机制来培养年轻设计师。我们有一位优秀的色彩与材料设计师的职业生涯就始于在通用汽车实习的经历。通用汽车是很重视人才的公司。为了激励优秀的学生参与这次竞赛,我们会邀请有潜力的学生来公司实习。我个人的职业生涯也是从实习生开始的。实习时你可以花一半时间完成公司的项目,另一半时间吸收、学习并提高自己。在这样一个拥有全功能的设计中心实习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可以帮助年轻设计师快速提高。

潘凯斯:我们认为这种实习的机制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创意设计团队几乎有一半设计师都是从实习生开始做起。通过实习可以加深彼此的了解,对于企业发展来说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对于年轻设计师的成长也大有脾益。

 

广告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