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_TOM汽车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盖世汽车网    2021-02-16 10:35

开年以来,造车新势力分外活跃,开始密集放“大招”。

先是蔚来在NIO Day 2020上发布了应用NAD自动驾驶方案的ET7。该方案不仅有强大的AQUILA蔚来超感系统,还配备了据称是7倍于特斯拉FSD方案算力的ADAM超算平台,让蔚来一时间赢得了满堂彩。

这厢ET7带给大家的震撼感还未完全消退,1月26日,同属于“美股三兄弟”的小鹏宣布启动史上最强OTA,正式开放 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功能。而在此之前,威马联合百度Apollo开发的“云端智能无人泊车系统(Cloud AVP)也随着其第三款全新智能纯电动SUV车型W6的下线进入量产时代。

这几场隆重的官宣背后,都指向了新造车企业的自动驾驶能力。新势力纷纷涌向台前,仅仅只是巧合吗?

咬紧身位,从模仿到突破

特斯拉成功引领了智能汽车时代的到来,由此成为行业标杆,而造车新势力在自动驾驶研发上也一直紧咬着特斯拉,并于2020年下半年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为对标特斯拉NOA自动辅助导航驾驶,2020年9月,蔚来推出了NOP领航辅助功能,该系统基于导航系统、高精地图与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的深度融合,可以根据中国路况特点及交通情况作出特殊优化,比如根据道路限速和环境感知等信息自动调整车速、智能变换车道及超越慢车。蔚来也因此成为全球第二家实现按导航路径进行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汽车厂商。

紧随其后,小鹏汽车在“1024小鹏汽车智能日”上透露了将在小鹏P7上首次搭载NGP高速自动导航驾驶的消息,并推出了NGP工程体验版。与蔚来NOP类似,小鹏NGP也搭载了高精地图,同时配合雷达与视觉感知,来实现特定场景下的自动驾驶。1月27日,小鹏NGP正式通过OTA向用户推送。

领航辅助功能的实现,让蔚来和小鹏领先其他新势力不止一个身位,也使其坐稳了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位置。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后侧来车预警-主动制动(CTA-B)功能,图片来源:蔚来

事实上,蔚来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野心并不止于此。之前说到,在NIO Day 2020上,伴随着ET7的发布,蔚来又在NOP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布了功能更为强大的NAD自动驾驶系统,以及超感系统AQUILA和超算平台ADAM,标志着蔚来从感知算法到地图定位、从控制策略到底层系统建立了全栈的自动驾驶技术能力。

其中,蔚来超感系统AQUILA配备33个高性能感知硬件,包括11个800万像素高清摄像头、1个超远距离高精度激光雷达。蔚来超算平台ADAM搭载四颗英伟达NVIDIA DRIVE Orin芯片,算力高达1016TOPS。

小鹏也喊出了“全栈自研”的口号,并自称“唯二”全栈自研的车企,间接shout out to特斯拉。从目前来看,自研硬件短期内不太现实,但有关车端感知、定位、规划、控制,到云端数据采集、标注以及算法优化,小鹏都想将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以维护供应链安全,野心可见一斑。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小鹏P7感知力,图片来源:小鹏

新势力们在自动驾驶发展路径上固然都想向特斯拉靠拢,但无论NGP还是NOP都没有一味的模仿,反而向上突破,走出了自己的路。

在感知层面,我们都知道,马斯克对于高精地图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因为特斯拉致力于打造先进的神经网络以助力自动驾驶。但由于目前技术水平下神经网络的训练有限,所以蔚来和小鹏在各自的导航辅助驾驶中使用了高精地图,且根据中国路况和驾驶习惯进行了适配。

此外,为了避免特斯拉纯视觉感知产生的海量数据及巨量网络训练难题,蔚来和小鹏也相继宣布与Innovusion、大疆达成合作,将在未来车型上搭载激光雷达,以增强车端的感知能力。另据透露,理想也会在下一代车型中预留激光雷达接口。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小鹏与大疆孵化的LIVOX达成合作,图片来源:小鹏

说到理想,在自动驾驶领域也有自己的想法,这家公司目前正在自主研发操作系统,计划在第二代车型上应用。

而基于理想放弃Mobileye芯片及打包的视觉算法,转向更为开放的英伟达的举动,也不难察觉其发力上赶的心思。借助算力高达200TOPS的英伟达Orin芯片,理想官方甚至喊出要在下一代车型上实现辅助驾驶到自动驾驶的全功能覆盖。

值得一提的是,拥抱英伟达,同样是当初特斯拉调整自动驾驶发展路径的关键一步。而蔚来ADAM超算平台搭载的也是英伟达DRIVE Orin芯片,小鹏P7目前搭载的则是英伟达Xavier驱动的运算单元。

威马则继续贯彻务实路线。目前,威马主力车型上均采用了基于博世L2方案推出的Living Pilot方案,并已更新至3.0版本,可实现增强型驾驶辅助以及部分场景无人驾驶。虽然与百度深度绑定,听上去远远不如主张自研的那几家好听,但威马W6抢先发布并将于今年量产的AVP,也是其在L4泊取车场景下的一次重大突破。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威马W6量产AVP,图片来源:威马

在自动驾驶发展路径上,造车新势力也各有所志。

不同于小鹏采用相对保守的渐进式发展策略,蔚来、理想、威马采用了跨越式发展路径,通过L2+增强型辅助驾驶的普及让更多用户能够接触并接受无人驾驶,同时将技术成熟的部分在L4级场景逐步释放,实现量变到质变。

而无论走渐进式还是跨越式发展策略,走全栈自研还是深度绑定集成商路线,只要能顺利跑通,就是成功。因为自动驾驶需要的只是结果,而不是方法论。

“钱”力玩家的自动驾驶梦

造车新势力一直让人有种赔本赚吆喝的感觉,自动驾驶更是“钱”力玩家才能进的圈子。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数量仅40家左右,已倒闭的超过6成。“马太效应”下,头部新造车势力的资源聚集效应已经显现,这可以从融资数据中直接看出。

据企查查《近十年新能源汽车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披露融资金额的TOP10新能源汽车品牌现融资总额已超过2300亿元。其中,蔚来披露的融资次数达到13次,总融资额达到了327.8亿元,威马、小鹏、理想也都超过了200亿元。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2011-2020年披露融资金额TOP10新能源汽车品牌,图片来源:企查查

当然,谁都不会嫌钱多的,魔幻2020下还催生了造车新势力赴美IPO三国杀的局面。

截至2020年12月31日,蔚来自年初股价暴涨1210%,总市值达765.96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第四大车企,排在它前面的是汽车新贵特斯拉和汽车老将本田、大众汽车。

此外,理想在上市潮下股价也暴涨85%,总市值达338.19亿美元;小鹏自上市股价暴涨133%,总市值达258.89亿美元。

而对于国内造车新势力来说,摆在它们面前的两座大山,一个是刚刚提到的“钱”力,另一个便是交付。蔚来、小鹏、理想、威马这几家之所以有余心也有余力,也正是因为地主家中有余粮,同时自我造血功能一定程度上也开始运转。数据显示,2020年,蔚来、理想、小鹏分别交付43728辆、32624辆、27041辆。

此外,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四小龙”之一,威马汽车也交出了年交付22495辆的成绩单。虽然在销量上逊色于美股三兄弟,不过威马在2020年完成的一笔100亿融资却是行业单笔融资额之最。同时,早前有报道称,威马计划于2021年初进行科创板IPO。一旦上市成功,它也将成为科创板“造车新势力第一股”,“钱”景自然不会差。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威马温州智能制造基地,图片来源:威马

有了“闲钱”后,持续底层架构搭建,同时在组织和人才上做好储备也成了大家在智能汽车蓄势期的一致选择。

此前蔚来虽然进行了多轮裁员,但在2020年资金链情况得到一定缓解后,蔚来又重启了L4级自动驾驶自研,由助理副总裁任少卿(原Momenta研发总监)负责,直接向创始人、CEO李斌汇报,同时他也是无人驾驶算法团队负责。目前在建的L4级自动驾驶新团队中,就有一部分为任少卿在Momenta的旧部。

与此同时,蔚来新提拔了一位年轻高管——自动驾驶总监章健勇,并设置了自动驾驶团队双AVP。据悉,章健勇是蔚来早期员工,曾在2013年-2014年间在上汽集团负责自动驾驶前期开发工作。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蔚来人才团队,图片来源:蔚来

理想也在2020年9月中旬宣布前伟世通全球首席架构师及自动驾驶总监王凯加盟,出任公司首席技术官(CTO),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包括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平台化开发和Li OS实时操作系统等。

随着王凯加盟,理想自动驾驶团队已由60人扩充到300人,兵强马壮。为第三场战役,理想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造车新势力“混战”自动驾驶

理想CTO 王凯,图片来源:理想

2020年,对造车新势力和自动驾驶领域都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新势力格局初显,自动驾驶路径日益明确,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而资本、量产能力、团队,缺一不可。

【以上内容转自“盖世汽车”,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盖世汽车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