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张永伟:隐形的冠军们,会在汽车智能时代卡住产业的脖子_TOM汽车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张永伟:隐形的冠军们,会在汽车智能时代卡住产业的脖子
亿欧网    2018-06-23 09:49

 

张永伟:隐形的冠军们,会在汽车智能时代卡住产业的脖子

2018年6月20至21日,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在深圳举办“GIV2018全球智能汽车前沿峰会”(简称GIV峰会),聚集国内外政策制定者、行业技术专家、智能汽车相关企业和投融资领域代表,共同探讨中国智能汽车的创新发展战略,致力构建“高效、绿色、智能、友好”的交通体系。作为本届会议的战略合作方,亿欧对展会、研讨会与嘉宾发言进行了现场报道。

峰会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秘书长兼首席专家张永伟进行了分享,其主要观点如下:

1、把握好这次革命化的态势,防止出现过去的新兴产业在发展早期最容易出现的投资虚化和低水平固化问题。

2、智能革命时代产业链需要重构,要构建更完善的产业生态体系。

3、国家需要大的顶层设计,但我们也可在地方层面做顶层设计,这样智能化可能会更容易落地。

4、除了技术之外,引导这个产业实现快速突破的核心的之一就是标准和法规。

下面是张永伟的分享实录:

谢谢大家参会,最后一个抓紧点时间,智能汽车是一次革命,现在正处在一个启动期,启动的阶段需要对一些重要问题做一些深入的思考,这样才不会迷失方向,所以我想就最近我们百人会对这个产业做的一些调研,有一些思考和大家分享一下。正确把握智能革命态势

第一,我们比较担心的,怎么来把握好这次革命化的态势,防止出现过去的新兴产业在发展早期最容易出现的投资虚化和低水平固化问题。

很多厂家都制定了一个时间表,我们看一些大企业的时间表,相对来讲,从它的历史回归来看是比较准确的,它哪一年做什么事,真到了这一年基本上是差不多。但是我们又反过来看国内产业里面的企业,说的跟做的差别太大。特别是把未来很长远时间才能实现的事情当成现在就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就导致整个的产业出现了一种虚化,容易给产业、消费者、投资界造成一种错觉。

这对整个产业来讲就是,有一种积极的向上的态度是非常好的,但是不能导致一种负能量,最近我们看到很多创新的团队,很多大的项目,我们都在积极鼓励,但是总有这么一种隐隐的担心,就怕现在还不能真实反映智能化的这些技术,给它过早地固化下来,围绕着一些不真实的技术形成大规模的投资,就会形成一些沉淀的产能,这些投资都投进去了,还没有实现回报。

智能领域迭代速度非常快,所以如果这些早期的低水平固化的体量大了,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阶段创新的障碍,因为它还没回来。调研当中我们总感觉到第一个问题,希望投资界投的钱,大家看智能驾驶领域企业的估值都很高,传统的福特汽车500多亿美金,智能出来一下就超过了百年企业,希望这些投资能更多地“烧”在研发领域,“烧”在迭代的技术上,这是第一个问题。智能革命时代产业链需要重构

第二,一个产业真正能成长起来,它需要有突飞猛进的尖刀力量,它更需要一个完善的产业的生态体系,体系建不起来,这个产业就难以持续。所以智能汽车时代,我们发现谁会是这个产业的主角,谁是这个产业的技术的供给者,和传统汽车产业链发生了一种颠覆性的变化,好像角色都变了,新的力量还没有完全主导产业的轨道,已有的力量好像很难承担起智能变革的责任。

所以这就意味着在智能革命时代,这个产业链需要重构,新的进入者会更多,已有的企业需要加快调整,大家的角色可能会发生改变的,特别是整车厂,OEM厂商,大家去看一看,最多的是汽车厂,实际上在智能化的阶段,你把一个车打开,今天我们请来了三个零部件企业,一个做通讯的,还有博世、大陆,他们你是看不到的,恰恰这些看不到的隐形的冠军可能是在智能时代能够起卡脖子作用的力量。

所以整车厂怎么能够和这些看不见的力量实现协同,而不是被替代。地图也好,操作系统也好,包括关键的芯片也好,关键的器件也好,关键的软件,这些都是我们在智能时代卡脖子的东西,和OEM厂商确实要实现一种有效的协同,这样才能够承担起一个重要的角色。

好处就是很多的新公司进入了,最近我们密集地调研了,过去在汽车领域看不到的公司,新公司日益活跃,这也是能够帮助我们坚定智能化步伐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力量,当然还有后面这么多供应的公司、平台的公司,还有一些基础设施领域的供应商,新的供应商也会出现,智能道路的运营商、智能网络的运营商,这个都会成为智能的重要支撑性的力量,这个可能是产业生态和过去完全不一样的地方。过去的路支撑汽车,那是水泥路,现在的路支撑驾驶,它是一个智能的道路,所以我想一定需要重构一个产业生态,大的企业的生态、大的产业,需要塑造一个大的产业生态。智能化时代需要顶层设计

要做这些事情确实不容易,刚才吴卫处长也谈到了,需要做顶层设计,但是国家的事情有顶层设计,有涉及到多个部门的推进,这个需要国家层面产业部门、交通部门、通讯部门等等来实现有效的协同,整体的推进,这是一个层面的顶层设计。

最容易实现顶层设计可能是在地方层面,拿出一个城市,像深圳这样一个城市,做一个整体的设计来提供智能驾驶出行、智能产业发展这样一个城市级的解决方案,可能更容易实现一些。所以国家需要一个大的顶层,我们也需要一些地方能够做城市级的样板,这样的话,我们的智能化可能会更容易落地,这是第三个问题。标准法规引导产业快速突破

第四,如何引导这个产业实现快速的突破,除了技术之外,更重要的也是最核心的之一就是标准和法规。在电动化上,我们标准落后了,导致现在充电不统一,通讯不统一,所以现在电动化在起步的时候,大家日益呼吁最强烈的标准化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在智能化时代确实不应该再重蹈电动化的这些教训,所以谁最先能够建立标准,就能集聚资源;谁最先能够突破法规,让更多的车到路上去行驶,让更多的车在路上行驶过程当中,把建立起的规范上升到应用法规的侧面,这种规制先行、标准先行,这样一个社会化的环境往往比技术的突破可能对智能板块的发展更加起作用。

恰恰在这方面我们国家是有优势的,所以现在很多的地方,当然也不是说我们有绝对的优势,这些国家都在探讨法规的突破,国内也有很多地方在做一些示范区,但愿这些示范区不要被异化,真正能够形成一个可示范的模式、可示范的标准和法规,而不是成为一些低端产业的集聚,而不是成为一些被异化的示范项目。所以有可能中国在标准法规层面,通过制度性的创新能够引领这个产业往前走得更快一点。

当然,大家也谈到了单车不能引领智能化的发展,一定是同步智能化,三个同步:车、道路和整个城市,城市的管理、城市的布局,它的智能化和道路的智能化、和车的智能化应该是一体的,所以我们觉得示范也好,顶层设计也好,它一定是坚持三个同步的设计。

最后,归根到底还是要依靠技术,脱离技术的产业早晚会陷入到受制于人这样一种窘境,所以智能化时代,我们要在技术上实现领先,在关键技术上实现突破,要有领先的技术准备,有领先的基础设施,有领先的引领性的规制,在全球能够最早建立起支撑产业应用和创新的这样一种生态体系。

责任编辑: 3858NCY

责任编辑: 3858NCY
广告
广告